【文豪野犬/太中】扁平时钟

跟我家太太 @IX 搞的同题联文。


学园背景。


1

中原中也站在台上,一首歌刚完,伴奏弱下来,他刮了下吉他弦,发出点模糊不明的声音,台下有人举着啤酒杯吆喝,有点吵。他脑袋里可能翻滚过一些什么玩意儿,以至于整个人像是钟表指针走向下一格,发出咔哒的,介于迟钝和前行中间的声音。


中原中也喊:“喂!”说着把吉他取下来交给台下站着的等会儿要上台的大叔,同他一样,兼职打工而已的唱些歌。他撑着舞台边翻身跳下,走到吧台,又喊:“喂。”


接替他上台的大叔开始唱软乎乎的情歌,台下还是有人在吵,他回头看那群人一眼,矮身进吧台里边,手指...

“你是打算流浪远方,还是在此地寻找更好的自己呢?”

燃烧原野:

想聊关于ooc的问题,顺便分享一点自己创作的感受!


*(观点仅代表个人,不会管别人。)

这些年里陆陆续续的看了很多事情,能感受到同人文化的变迁,也时常看到有人把【同人都是ooc】的这句话挂在嘴边。

首先说,我个人同意这句话,但是我永远是不同意把【同人都是ooc】这句话当成为自己随意或无能的开脱借口。(注:不同意不代表我会管你,我自倾怀,您请随意。)

【同人都是ooc】这句话不该是一个免责声明,相反的我一直认为它是一个鞭策自己去努力贴进角色的警钟。正是因为知道自己是ooc的,才会努力让自己不那么ooc一些,而不是因为“无论怎样都是ooc的,所以我就算ooc到天边也有这句金句罩着...

联文预告()

总之同题联文又来啦!

IX:

某个女人一边嚷嚷着搞不了一边说还玩()

那就休息一下,先各自折腾自己的,过俩月再和 @宵十六 联一篇双黑。

还是同题,这次题目我出:《扁平时钟》

(请叫我逼王。

这次想写大点,咱看看行不行。

总之预告一下。

回见朋友们。

【文豪野犬/太中】我正在亲吻你

说好的跟大佬 @IX 的同题联文!→ 据说,没亲


总之,亲了!


>>>


傍晚时候太宰治从尾上町街出来,不同往常的穿了普通的T恤裤子。他坐港未来线,人不多,他找了个座位,把左手腕松掉的绷带重新绑好。

他到武侦社的时候刚好七点过一点,国木田在一楼的咖啡馆,刚点完自己那份便当。太宰治走过去按下菜单,补了自己的那份,并且记在了国木田账下。然后问:“国木田君会在什么时候跟人接吻呢?”

国木田就问:“今天说因为把药混着吃然后进了医院,所以要请假的人是谁啊?”

太宰治自顾自的继续讲:“虽然你也知道,许...

跟我家大佬 @IX 搞了个太中的同题联文,想着同一个题目,两个人可能会写出完全不同的两篇文,就很有趣。


题目是《我正在亲吻你》,一想如果不约定截止日期的话会无限咕咕咕,一翻日历,太宰生日是这月十九号吧。


那就十九号见啦!


这回不是月更选手了咕(


【文豪野犬/太中】青蜜柑

偏远小镇的学园pa,是个安稳善意的恋爱世界线 


 >>>

纸箱猫


山口问中也昨天的作业,“中原,作业写了吗,借我抄一下啦。”

“没——”中原中也脸朝下怼课桌上,“有没有谁的作业可以拿来抄啊。”

山口跟着趴桌:“想抄隔壁班太宰同学的作业。”

“嗯?!”

“我之前抄过一回,字写的好看抄起来很方便的。”

“你说太宰啊,就转学生那个……”

“嗯啊,就那个——”山口说一半,中原中也就接着讲:“皮肤很白,很瘦,比我高一点,头发是深栗子色,眼睛……嗯,太阳落下的时候看很像红茶色,笑起来很讨厌还臭屁,不过不笑的时候嘴角会不...

【文豪野犬/太中】蜂蜜罐

我也不知道蜂蜜解不解酒,就当它解酒吧。总之是个俗套醉酒梗


>>> 

1

“中也,蜂蜜没有了。”


太宰治拿起桌上的蜂蜜罐,玻璃材质的,摇晃两下,底部像是积着薄薄一层融化的琥珀,的确倒不出来了。

中原中也打开卧室门出来,衬衫扣子刚扣了中间两颗,领子立起来,头发卷卷的有些乱,头顶支棱着好些碎发,他抬抬眼皮,有些醉酒后没睡好的闷气在,应了声:“没有了啊。”


简单的洗漱后中原中也要出门上班了,他今天起得晚了点,早饭干脆没时间吃。他在门口的穿衣镜前站定,从衣帽架上随手挑了顶帽子,然后立起衬衫衣领系领带,太宰治靠着餐桌咬着片面包看他...

中原中也你不要再散发诱人光波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死好透!

他怎么那么好,怎么就那么好,怎么就天上地下最好的那个。

我死了,我又活了,我死去活来。

苍天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就算是太宰治这个臭男人,你敢说他不喜欢中原中也吗???不敢不敢,他怎么可能不喜欢中原中也。

他太好了,我死亡。我不行了。

【文豪野犬/太中】无脚鸟

哎,播十五岁我就写十六岁叭。


1

那天,黑炎在擂钵街的脏污角落里烧起来,太宰治坐在摞起来有两层楼高的集装箱上,支着脖子往那边望过去,然后跳下来崴了脚。

没有注意头顶有鸟飞过。


2

森先生让太宰治扮成一个苦命但好看的少年。

这时候太宰治刚十六岁,虽然满身绷带,好歹不瘸不瞎,也不知道能不能担得上苦命这个词,于是他借了森先生的手术刀,在港黑大楼楼顶,坐在大楼边缘腿支出去晃啊晃——比几年前的集装箱高了不知道多少。中原中也被他叫上来,一脚跺在顶楼板,“臭太宰!”


“新伤口看起来没什么说服力啊。”这么说着太宰治还是划了自己一刀,食指尖,小小的一...

【文豪野犬/太中】015 玫瑰!玫瑰!

是个看不看都可以的前篇的番外。

子博删掉啦,大号来补个档。


001

D先生和C先生是恶友。


先前他俩穿的齐齐整整人模狗样的去中华街的花灯会,花里胡哨的彩灯在头顶,街边叫卖着油纸伞,素色的伞面画了大朵大朵的艳红玫瑰,又围了一团乱七八糟的缠枝纹,实话讲不太好看。


D先生说这彩灯晃眼睛,C先生偏头“嘁”了一声,掏钱买了把玫瑰伞,在绿油油的光下头混出一朵黑漆漆的玫瑰,D先生“啧”了一声,把伞撑开打在头顶,自顾自的走了,C先生他额角一跳,把手拢进袖子里,原地站了一会儿,又几步跟上去。


D先生他最近有点半瞎,他一只眼绑着绷带,另一...

【文豪野犬/太宰治】太宰先生第十三次揣兜失败

把子博删啦,就放回大号补个档。

原作向的自圆其说,都是我瞎扯,有点长。

前面都是太,太中压轴


 >>>

000 我对太宰先生一无所知


001 人是可以轻易死掉的


我来到了横滨,是能看到海的城市,有热闹轰鸣的港口,齐整现代的街道,我愿意为横滨写好多万字的稿子。我22岁刚毕业,来到横滨的新闻社,我手速飞快,一小时可以打三千字,我甚至可以为从新闻社楼下路过,上了一辆出租车的路人,这位路人带着帽子和大墨镜,臃肿且长的衣服把整个人兜起来,我能为他写上六千字,只要他愿意跟我对话。


当然他不愿...

【全职/叶蓝】星原野

都是我瞎写

 @对酒忽暝 依然迟到但是不缺席的生贺

半年没动笔了真的是想到写到,标题来源游戏里某位姑娘的id

想想河河生日是1214吧,提前祝他生日快乐,拥有好多好风景。


>>> 

蓝河给叶修发消息。这几天气温降太快,亮堂明暖的江南都开始飞雪,纷纷扬扬的,只是在城区高楼上一眼望出去,看不出三分雪景的美,倒是手指头冻得红红的,冰凉的连屏幕都滑不开。

试了好几次,屏幕才识别了主人冰凉的指纹,勉强解锁,蓝河按住那个小话筒回叶修消息:“我要买羽绒服,特别特别厚的。”

“我手指头离了取暖器就降温。”

“啊啊啊好冷。”...


1/14

宵十六

©宵十六
Powered by LOFTER